尊敬的会员   
凤凰娱乐注册 >> 中邮基金 >> 文章内容

委员热议上海金融法院:互联网金融案件应纳入管辖

[日期:2018-08-16]   来源:  作者:   阅读: 0[字体:丰富的审判经验和法律修养,还要求较高的金融操作实践能力,应该考虑增加一些专家辅助的力量,也就是专业陪审员的力量。

26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分组审议《关于在上海设立金融法院的决定(草案)》(下称《草案》)。

一些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认为,设立金融专门法院,是完善审判体系的一项重大改革举措,利于依法推进金融改革,维护金融安全,非常必要;也一些委员认为,近年来新的金融案件形式不断出现,上海金融法院的管辖范围也应该适应实际需要。

在分组讨论中,高虎城委员说,上海设立金融法院非常必要,上海本身的一个发展定位就是国际金融中心。在国际金融方面,我们现在遇到的案子越来越多,上海可以做起来,逐步根据其他地方的需要一边总结一边完善。

殷一璀委员说:“上海法院受理的金融案件大幅增长,出乎我们想象。2013年到2017年上海法院共受理的金融型商事案件48.2万件,去年一年将近18万件,是近5.8倍的增长。占当年商事案件80%以上。同时出现了很多新情况,新类型的案件比较多,对金融案件的审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按照《草案》,上海金融法院专门管辖上海市应由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的金融商事案件和涉金融行政案件,管辖案件由最高人民法院确定。

刘振伟委员说,设计的案件管辖范围共四项,第一项是金融借款,银行类金融机构的借款、非银行类金融机构的借款,都应当包括在内。不太明确的是,现实中大量发生的自然人之间的借款,自然人与非金融机构法人之间的借款,在不在管辖范围?还农村的几类组织——农民专业合作社、村集体经济组织开展了资金互助,资金互助的借款、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借款,在不在管辖范围内?

“设立金融法院是改革探索,改革导向性和示范效应,建议把案件管辖范围进一步界定清楚。案件管辖范围适应实际需要,能够效解决现实中的突出问题,就达到了改革的初衷。”刘振伟说。

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刘新华说,金融案件的种类很多,新的案件形式也不断出现,范围还可能扩大。(《草案》)没全部涵盖现在的金融范围和金融种类,比如互联网金融就没。因此,以高院司法解释的方式可以根据市场情况随时对管辖范围进行调整是可行的。作出司法解释应随时进行,不要一个解释出来多少年不调整,这样对打击金融犯罪的制约是很多的。

“另外,金融案件管辖列了九类,但就现实来讲缺少信托、外汇、互联网金融,能不能把这些在第一次司法解释就涵盖进去,不能设了一个金融法院只是负责传统性金融案件的受理和审判,新的东西甩一边了。”刘新华说。

李晓东委员说,金融领域的发展日新月异,交易的方式、模式、途径、品种等层出不穷,过去我们拿一个存折、拿一个银行卡就行了,现在手机上、网络上的各种都,对金融法院将来审理案件的能力很高的要求,“金融方面的案件跨国际、跨区域程度很高,一弄就弄到外面去了,短信的诈骗都是在海外服务器上进行的,跨域跨国际程度很高,会造成很多的案件涉及不同的法律体系,将来在审理上,一方面人才的考虑,一方面不同法律体系兼容性的考虑。”

他还建议,金融案件的审判不仅要求法院具丰富的审判经验和法律修养,还要求较高的金融操作实践能力,应该考虑增加一些专家辅助的力量,也就是专业陪审员的力量。

(编辑:郑惠敏)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相关评论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